山村如此多娇

作者:云熙堂

文字大小调整:
秦俊乌在跟陆雪霏亲热的时候,脑子里却直在想着苏秋月,他虽然竭力想把苏秋月忘掉  ,可是他根本做不到,苏秋月就好像个幽灵样,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让他感到非常痛  苦。  秦俊乌觉得他现在最对不起的人就是陆雪霏了,他更恨自己没出息,苏秋月部走了这么长  时司了,可他还是放不下她。  转眼到了第二天早晨,秦俊乌吃过了早饭,个人出了家]向酒厂走去  陆雪霏昨晚就走了,她没有在家里过夜,这几天厂里要赶批订单,所以她必须得在厂里  盯着,好尽快把这笔订单赶出来。  秦俊鸟在经过冯寡妇的宦杂店的]口时看到孟庆森从宦杂店里走了出来,他的手里还拿着  个玻璃瓶子,瓶子里装着大半瓶酱油,看样子孟庆森是来宦杂店打酱油的。  孟庆森这时也看到了秦俊乌,他快步走到秦俊乌的面前,没等秦俊乌说话,他抢先说:“  俊乌,你这两天部干啥去了,村里昨天开会选举村长,你咋没去开会呢。”  秦俊鸟这时才想起来,他这两天为了廖宝宝的事情倒把选举村长的事情给错过了。  秦俊乌急忙解释说:“庆森,我本来是打算去开会的,可是宝宝叔从山坡上捧了下来,把  腿捧伤了,我和大珠、小珠她们去了医院,就把选村长的事情给耽误了。”  秦俊乌没去参加村长选举也是事出有因,孟庆森没有责怪他,毕竟人命关天。  盂庆森说:“宝宝叔还好吧’”  秦俊乌说:“宝宝叔昨天做了截肢手术,只剩下条腿了。”  孟庆森听到廖宝宝截肢了,有些惊讶地说:“宝宝叔咋捧得这么重啊,哪天我得去医院看  看他。”  秦俊乌说:“咱们还是别说宝宝叔的事情了,还是说说选村长的事情吧,你选上村长了吗  ,”  孟庆森笑了下,故意卖关子说:“你猜呢,”  其实秦俊乌不用猜也股票 ,孟庆森的笑容就是答案,他要是没选上的话,是不会笑得这么  得意的。  秦俊乌说:“这还用猜吗’你肯定选上了,咱们村里你当这个村长是最合适的了。”  秦俊乌猜的点儿没错,昨天村里召开了村民大会,孟庆森高票当选了龙王庙村的村主任  孟庆森说:“俊乌,你咋股票 我肯定选上了’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咱们村里比我本事大  的人多得是。”  秦俊乌说:“我当然股票 了,咱们村里的人部盼着能选个带领着大家发家致富的带头人  ,你当过兵,又有配资官网 有见识,你当这个村长可以说是众望所归。”  孟庆森喜笑颜开地说:“俊乌,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好,你可别把我夸上天了。”  秦俊乌说:“庆森,你就别谦虚了,咱们从小在起长大的,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  吗,你当这个村长部有些屈才了,凭你的能耐,你应该当乡长或者是县长。”  孟庆森这时话锋转,说:“俊乌,我有十事情想跟你商量下。”  秦俊乌说:“庆森,你有啥事情直说好了,跟我还客气啥呀。”  孟庆森说:“我听说你在麻家村又开了个酒厂,而且那个酒厂比咱们村里的这个酒厂还  大,我想到麻家村的那个酒厂参观下,开开眼界,就是不股票 欢迎不欢迎。”  秦俊乌笑了笑,说:“我当然欢迎了。”  孟庆森说:“那好,你在这里等我下,我把酱油送回家去,等我回来咱们就去麻家村。  秦俊乌说:“那我在这里等着你。”  秦俊乌股票 孟庆森的性格,他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做事情从不拖泥带水的。  等孟庆森送酱油回来后,秦俊乌和他起去了麻家村。  两个人在路过麻家村的村口的时候正好看到麻铁杆和赵德旺从村里走了出来,两个人有说  有笑的,副得意忘形的样子。  秦俊乌和孟庆森部有些意外,是他们两个带着人把麻铁杆和赵德旺送到了派出所,他们还  以为两个人被派出所拘留了呢,没想到两个人这么快就从派出所里出来了。  四个人也算是仇人见面,所以双面的脸色部不太好看。  赵德旺首先开口说:“哎呦,这不是秦老板和庆森大侄子吗,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你们,  真是碰巧了。”  孟庆森脸厌恶地看着赵德旺,没好气说:“谁是你大侄子啊,你少跟我套近乎。”  赵德旺厚着脸皮说:“庆森大侄子,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说起来我跟怖爸也是老熟人了  ,他还得跟我叫声哥呢,我叫你声大侄子也是应该的。”  孟庆森冷冷地说:“赵德旺,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出来了,早股票 这样我就不应该把你们  送到乡里的派出所,我应该把你们送到县公安局去。”  赵德旺不以为然地说:“其实你把我们送到哪里部样,你就是把我们送到法院去也没用  ,我们又没干啥杀人放火的事情,公安局的人是不会把我们咋样的,更何况铁杆还是麻乡长的  儿子,这麻乡长的本事可不是你们能比的,我们前脚进了派出所,他后脚就把我们领出来了。  秦俊乌冷笑了几声,说:“赵德旺,你也别太高兴了,你没听人说吗,别看你现在匍得欢  小心将来拉清单。”  赵德旺说:“秦老板,看你说的,我又不是啥罪大恶极的人,你说这话我可不爱听。”  孟庆森冷哼声,说:“赵德旺,你有些得意太早了,像你们这种披着人皮的畜生就该*  毙,你们给我等着,看我以后咋收拾你们。”  直没说话的麻铁杆这时开口说:“孟庆森,我听说你现在是龙王庙村里的村主任了,以  后你可就是我爸的下级了,你跟我说话最好客气点儿,不然的话你这个村主任是干不长的。”  孟庆森说:“麻铁杆,你少拿你爸来压我,别人怕你爸,我可不怕,他麻有良是个啥东西  全乡的人部清楚,他不会有啥好下场的。”  麻铁杆浸想到孟庆森根本没把麻乡长放在眼里,他气急败坏地说:“孟庆森,算你小子有  种,咱们走着瞧,我看你这个村主任能干多长时司
股票如何配资大牛证券小北京配资大牛证券官网大牛证券平台投顾资格金投顾官方巨景投顾平台固原股票配资大兴安岭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