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娇

作者:云熙堂

文字大小调整:
秦俊鸟阴沉着脸,没好气地说:“听你这么说,你倒是为我好了。”  杨春草说:“我这么做不光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我自己,那个胡六斤可是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我可不想被抓到派出所里去,到了那种地方,我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秦俊鸟虽然心里有气,可是又不能把杨春草咋样,她毕竟是个中国股市 ,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更何况这件事情也不全都怪在杨春草的头上,罪魁祸首还是那个胡六斤。  秦俊鸟说:“我已经把胡六斤那个狗东西给抓住了,昨晚的事情是不是他*你的,问他就股票 了。”  杨春草睁大了眼睛,说:“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把胡六斤那个**给抓住了?”  秦俊鸟说:“这种事情我没必要骗你,他现在就在乡中学后边的一个小树林,我把他绑在了一棵树上。”  杨春草咬牙切齿地说:“胡六斤这个王八蛋,以前他可没少欺负我,今天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秦俊鸟和杨春草来到了乡中学后边的小树林里,让秦俊鸟没想到的是胡六斤早不见了踪影,小树林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杨春草向四处看了看,问:“俊鸟,胡六斤呢?”  秦俊鸟用手指了一下刚才绑胡六斤的那棵树,说:“我刚才就把他绑在了这棵树上,这小子肯定是跑了。”  杨春草有几分失望地说:“这次算胡六斤捡了个便宜,下次要是让我看到他,我一刀骟了这个狗日的。”  秦俊鸟好奇地说:“你跟胡六斤之间到底是咋啥关系啊?你咋这么恨他呢?”  杨春草叹了口气,说:“这事儿说起来话长,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以后有工夫我慢慢跟你说。”  秦俊鸟说:“算我多嘴,这是你和胡六斤之间的事情,我不应该问这么多。”  其实秦俊鸟对杨春草的事情并不太感兴趣,他刚才只是顺口说了一句。  杨春草说:“这件事情就算你不问,我也会告诉你的,那个胡六斤到处跟别人说我是他的相好的,其实我根本就不是他的相好的,虽然我不是啥好中国股市 ,可我也看不上胡六斤那种男人。”  秦俊鸟说:“你愿意跟谁好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没必要啥事情都跟我说。”  杨春草说:“俊鸟,这里离我住的地方不远,你到我那里去坐一坐吧,到时候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我看还是改天再去吧,一会儿我还得赶回村里去。”  杨春草说:“俊鸟,你别急着走啊,咱们好不容易有机会呆在一起,我有一肚子话要跟你说呢。”  秦俊鸟说:“你有啥话还是以后再说吧,咱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多得是,也不差这一会儿。”  杨春草拉起秦俊鸟的手,轻轻地摇了几下,说:“俊鸟,你就跟我走吧,昨晚你一直都在睡觉,咱们两个人根本没有机会说话,你就陪我说说话吧。”  秦俊鸟虽然有些不情愿,可是他又不好拒绝杨春草,毕竟他昨晚跟杨春草睡在了一起,他不能一点儿情面也不讲。  秦俊鸟只好点头说:“那好吧。”  杨春草高兴地说:“那好,你跟我来吧。”  杨春草把秦俊鸟带到了她的住处,她住的地方就在乡中学旁边的一条胡同里。  胡同里的最里边有一个不太大的院子,院子里有三间瓦房,看样子瓦房有些年头了,不过住人还是没问题的。  秦俊鸟跟在杨春草的身后走进了院子里,他向四处看了几眼,说:“这里是你家吗?”  杨春草摇了摇头,说:“不是,这个房子是我租的,我在这里住了好几个月了。”  秦俊鸟说:“春草,你咋不在家里住啊?”  杨春草苦笑了一下,说:“家里住不下去了,我的名声不好,村里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说啥难听话的人都有,我只好从家里搬了出来,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人认识我,我也能耳根清净一些。”  杨春草把秦俊鸟让进了屋子里,屋子里收拾得很干净,东西也摆放的很整齐。  秦俊鸟走到炕边坐了下来,说:“春草,这个地方就你一个人住啊?”  杨春草说:“是啊,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股票 我住在这个地方。”  秦俊鸟说:“你住在这里,你家里人也不股票 吗?”  杨春草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说:“算了,还是别说他们了,说起他们我这里心里就难受。”  秦俊鸟股票 刚才的话说到了杨春草的痛处,他不想在她的伤口上撒盐,急忙岔开话题说:“你不是有很多话要跟我说吗?你都想跟我说啥啊?”  杨春草抿嘴一笑,然后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坐下来,说:“我想跟你说我要做你的中国股市 ,以后我要死心塌地跟你过日子。”  秦俊鸟说:“做我的中国股市 ?”  杨春草伸右手勾住秦俊鸟的脖子,说:“对,我要当你的相好的,以后我就是你的中国股市 了,我不会让别的男人再碰我一下的。”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你为啥想当我的中国股市 呢?”  杨春草说:“因为我不想再过以前的那种日子了,你股票 我以前是跟别的男人好过,可我跟那些男人在一起都是为了钱,从来都没有动过真心,我跟那些男人在一起,无法就是为了他们的钱。”  秦俊鸟说:“那想当我的中国股市 也是为了我的钱吧?”  杨春草说:“钱只是一方面,我不全是为了钱,这些年我见过不少有钱的男人,也见过不少让我恶心的男人,经历多了,我想明白了一件事儿,那就是中国股市 这一辈子最终还是要找一个依靠,虽然我现在不愁吃不愁喝,可是我毕竟有人老珠黄的那一天,我可不想到老的时候无依无靠的。”  秦俊鸟说:“你的想的很长远,可惜你找错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可以依靠一辈子的男人。”  杨春草说:“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男人,你跟麻铁杆和胡六斤他们那些人不一样,他们就是一群下三烂。”
股票如何配资大牛证券小北京配资大牛证券官网大牛证券平台投顾资格金投顾官方巨景投顾平台固原股票配资大兴安岭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