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娇

作者:云熙堂

文字大小调整:
关久鹏说:“那你股票 任国富想咋样对付秦俊鸟吗?”  周魁摇了摇头,说:“这件事情我股票 的不多,我一般只负责打理生意上的事情,像这种事情一般都是任国富的秘书袁芳在帮他出主意,你们把我抓来是抓错人了,你们应该去抓袁芳,她股票 的事情比我多。”  关久鹏说:“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你要是敢说假话,那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你就得尝尝这皮带的滋味了。”  周魁说:“我向你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都这个时候了,我有必要骗你吗,我要是说假话,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关久鹏笑笑,说:“算你小子识时务,不过我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你的话,我还得找人调查一下,要是你说的话得到了证实,到时候我会放你走的。”  周魁说:“你随便去调查,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  关久鹏说:“你放心,在放你走之前,我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不会再吃一点儿苦头的,一会儿我就让人把你身上的绳子解开,你可以在这个屋子里随便活动,不过你千万别打逃跑的主意,对你没好处。”  周魁说:“我不会逃跑的,我一定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直到你把我放了。”  关久鹏说:“绑你的事情你也别怪我,你要怪就怪那个任国富好了,他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偏偏要跑这里来替他那个混蛋表弟出气,你都是被他给连累了。”  周魁说:“其实当初我劝过任国富,让他不要来棋盘乡,可他不听我的,偏要来这里来整治那个秦俊鸟,我看他这都是倒霉催的。”  关久鹏说:“咱们说了半天秦俊鸟,那你认识秦俊鸟吗?”  周魁摇了摇头,说:“我不认识。”  关久鹏看了一眼秦俊鸟,笑着说:“他就是秦俊鸟,你们不是认识吗,你咋连是秦俊鸟都不股票 呢。”  周魁一脸惊诧地看着秦俊鸟,说:“你真是秦俊鸟?”  秦俊鸟点点头,说:“没错,我就是那个任国富处心积虑想对付的秦俊鸟,任国富想让我倾家荡产,那可是打错了算盘,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周魁说:“兄弟,我可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啊,我这次来棋盘乡也迫不得已,我本不想来的,是任国富非要让我来,我现在在任国富的公司里混饭吃,他的话我不能不听。”  秦俊鸟说:“这个我股票 ,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是任国富,跟你没有关系。”  周魁长出了一口气,苦着脸说:“你股票 就好,早股票 会这样,当初我是不会跟着任国富来棋盘乡的。”  秦俊鸟这时想起了那个朱老板,他一直都对这个朱老板不太放心,所以想跟周魁探听一下他的底细,他问:“周魁,你认识朱老板吗?他是任国富找来的一个帮手。”  周魁说:“当然认识了,那个姓朱的就是一个满嘴谎话的大骗子,任国富把他找来就是想设局害你,你可千万不能相信他说的话,一个字都别信,这狗东西可没少害人。”  秦俊鸟说:“那你股票 这个朱老板的底细吗?”  周魁说:“不股票 ,不过他经常跟袁秘书配资开户 ,你想股票 他的底细,只要把袁秘书抓来问一下,就啥都股票 了。”  秦俊鸟又问了几个配资公司 任国富的问题,就出了锅炉房,关久鹏也跟在秦俊鸟的身后出了锅炉房。  秦俊鸟说:“关大哥,一会儿我要去见一个人,要晚一些时候才能回来。”  关久鹏说:“那好,我等着你回来吃饭。”  秦俊鸟出了粮食加工厂,来到了乡中心小学的门口,他是来找给小学看大门的老张头的,他跟朱老板约好了,要是想见朱老板的话,就让老张头去找朱老板,他有好几天没见朱老板了,所以想找朱老板问问任国富那边的情况。  乡中心小学的门口两间房子,房子的门口挂着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门卫”两个人,老张头就住在这里。  秦俊鸟推门走进屋子里,他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正坐在背靠着窗户的一张椅子上看报纸,这个老头就应该是老张头了。  老张头看到秦俊鸟走进来,放下手里的报纸,问:“你找谁啊?”  秦俊鸟没有回答,而是问:“你就是老张头吧?”  老张头点头说:“没错我就是。”  秦俊鸟这时从衣兜掏出一百块钱塞到老张头的手里,说:“麻烦你帮我去找一下朱老板,我姓秦,是他的朋友。”  老张头这时低头看了一下手里边的钞票,急忙把钱收好,说:“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老张头说完快步走出了屋子。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老张头回来了,朱老板跟在他的身后走进了屋子里。  秦俊鸟这时说:“朱老板,你来了。”  朱老板点了点头,然后对老张头,说:“老张,你到外边去走走。”  老张头也不多问,说:“那我出去了。”  等老张头走远了,朱老板说:“秦老板,你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你呢。”  秦俊鸟说:“是不是任国富那边有啥情况了?”  朱老板说:“最近任国富好像有些怀疑我了,这两天经常有生人在我住的地方转悠,可能是任国富派来监视我的。”  秦俊鸟说:“你既然股票 有人在监视你,咋还敢来跟我见面啊,你就不怕让任国富股票 啊。”  朱老板说:“你放心,老张头已经帮我把监视我的人甩掉了,要不然我咋敢来见你呢,要是让任国富股票 我跟你死底下秘密来往,他还不得扒了我的皮啊。”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任国富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你了,我看咱们以后最好还是别再见面了,要是有啥重要事情的话,咱们打电话配资开户 吧。”  朱老板说:“这个办法好是好,可我家里没电话,我要是给你打电话得去外边打公用电话,我怕会被任国富派来监视我的人听到。”  秦俊鸟说:“你这一说倒是提醒了我,你的确不能到外边去打公用电话。”
股票如何配资大牛证券小北京配资大牛证券官网大牛证券平台投顾资格金投顾官方巨景投顾平台固原股票配资大兴安岭股票配资